为此

2021-01-07 13:09

易介中指出,建议此类项目吸收学者、民众参与进来,并及时进行公示、公告,“西安地处内陆,文化氛围浓郁,如果项目的开发带动区域能形成国际化的生活方式,让当地老百姓受益,社会就不要太敏感。”(记者姜辰蓉 程露)

秦阿房宫遗址位于西安市西三环外大约5公里的城郊结合部,早在1961年就成为我国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而连日来,这一遗存千年的遗址却因两则消息引发关注:一是陕西省西咸新区沣东新城管委会和北京首创集团日前签订合作协议,计划投资380亿元,打造一个新“阿房宫”;二是阿房宫遗址附近的一个投资2亿元建成的人造景点——阿房宫景区,在运营13年之后于不久前被拆除。

“目前,遗址的三分之二都是在村庄底下。我们把7000村民移走,建立遗址公园,不仅可以创造好的环境,还能让考古研究工作在这个环境里持续进行,否则都压在村庄底下估计再过40年夯土就被挖光了。”李军说。

“我们没有贸然接受拆除意见,而是依据国家文物局对整个区域的批复意见,保证遗址南北景观视线通廊。刚好这个景区位于阿房宫遗址正南面,限高30米,影响视线通廊,我们请示国家文物局后才进行了拆除。”李军说。

同时,随着城市化和工农业生产的发展,目前在遗址保护范围及建设控制地带内现分布有约2.5万人,企业700余家。遗址本体内村民宅基地占用面积达到三分之二,周边村庄村民乱倒垃圾,不仅前殿西侧有一个巨大的垃圾坑场,南侧近年来的垃圾堆放现象也比较严重。

“在建设国家遗址公园之前,由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负责对遗址进行综合前期研究,在国内和国际都是第一次,开创了先河。国家文物局计划把我们的措施写到法规里去。”李军说。

陕西省社科院文化旅游研究所研究员张燕指出,西安打造了许多大景观,很多模式都十分雷同。所以我们要问阿房宫的新意在哪里?和现在已经建成的大明宫、法门寺、楼观台有什么区别?

对此,阿房宫遗址保护管理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李军表示,这一项目并非是重建阿房宫,而是沣东新城全部规划中的一个版块。在这一版块中,将建设3平方公里的遗址公园来保护880亩的阿房宫遗址,在此范围内,除了管理用房、博物馆外没有任何其他商业设施,把公共服务设施都减少到最低,成为一个开放、不收门票的城市中央森林公园,完全按照国家文物局批复的要求建设。

为此,许多人担心“拆旧建新”的“阿房宫”是否会成为一场烧钱的“形象工程”?抑或是借“遗址公园之名,行房地产开发”之实?记者对这一事件进行了调查。

李军表示,区域的总规划实际上分为四个层次:第一是中间880亩的遗址本体;第二是外扩的3平方公里的遗址公园;第三是外扩的建设控制地带区;第四是人文旅游板块。沣东与首创的项目合作是其中的文化产业基地,在建设控制地带之外,与遗址公园没有关系。

对于原有的阿房宫景区被拆除,李军表示,这一景区1995年开始建设,是低水平的人造景点,经营十多年后入不敷出。沣东新城成立后,景区负责人提出想把景区拆掉,这样他们不用每年交租金和花钱对景点进行维修、维护。

一拆一建,引起多种质疑:这是一次“烧钱”的游戏、同一主题下的大规模重复建设?还是企图靠开发遗址抬升周边地价?

根据《阿房宫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前期研究》发现,2200多年前的阿房宫保留在地面上的夯土台基不断受到自然侵蚀,造成遗址土体边坡崩裂塌陷,尤其是前殿遗址西侧、北侧及南边西半段夯土的破坏情况较为严重。阿房宫前殿遗址以及周边建筑遗迹的地貌,在几十年来的农田基建、道路修建、殡葬中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

“880亩的遗址本体只占3平方公里的五分之一,其上不会有任何建筑;在其余五分之四上我们也不建任何建筑,不搞任何商业。”李军说:“380亿不是‘重建阿房宫’,也不是‘建设遗址公园’,遗址公园的投资与首创无关。”李军说。

台湾文化地产专家易介中认为,对开发阿房宫遗址公园及文化产业基地建设,不用特别敏感。他表示,文化遗址与城市发展融合的模式并非西安独创的,比如万科在杭州的良渚文化园,就是彻头彻尾的房地产项目,只是盖了一个良渚博物馆,但是现在却是地方政府、学者、开发商争相参观的项目。就是因为它把文化和宜居生活方式结合得非常好,让老百姓能生活在文化氛围中,这不是坏事。

日前,有关“陕西省西咸新区沣东新城管委会和北京首创集团签订合作协议,计划投资380亿元,打造一个新‘阿房宫’”的报道引发了舆论关注。而在此前,当初投资2亿元的阿房宫景区项目在运营13年之后,最终被拆除。

对于遗址保护的模式,李军表示,在遗址公园内不会复制宫殿等建筑,而是利用高科技在博物馆里进行历史情景重现,“复制行为,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和国家文物局不会允许。我们绝对不会在遗址里面做更多迎合低端游客但花钱不讨好的事情。”